搜家亿小说网>灵异>线上游戏的老婆不可能是美少年(np) > 滴蜡lay,拘束/滴蜡/NR/宫J/指J玩B
    搬入新家的第一晚就厮混到凌晨才入睡,第二天的方安慈起床时只觉得浑身酸痛,腿肚子还在发抖,但是看见躺在他两边乖乖睡觉的曲家兄弟又会觉得一切都值了。

    彼时他还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开端。

    终于和男朋友同居的曲家兄弟可不会轻易放过方安慈,每天变着花样地把人摁在床上,恨不能全天二十四小时都不下来。

    隔天周末。

    曲庭合上从图书馆借来的资料书,随后摘下眼镜,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。

    趴伏在曲庭脚边的软垫上睡午觉的方安慈似乎在梦中也感应到,迷迷糊糊地凑过来用脸颊蹭曲庭的膝盖,脖子上套着的锁链垂下来,发出轻微的响声。

    曲庭微微一笑,俯身将方安慈抱进怀里亲了亲他的额头,“安安睡醒了?想吃下午茶吗?”

    方安慈今天被剥夺了穿衣服的权利,只能赤裸着身子趴在软垫上讨好主人,两腿间隐约可见黑色按摩棒的尾端,嫣红穴口已经被磨得湿透,他乖乖地扬起头和曲庭接吻,半响后才轻喘着气说,“我想吃小蛋糕。”

    曲庭满意于安安终于敢和他们要东西,虽然只是一些不值钱的吃食,他微笑道,“好,我让阿姨去买。”

    家里的阿姨对工作尽职尽责,从不会过多打扰曲家兄弟的私事,因此曲庭可以放心地抱着浑身赤裸的安安走出卧室,不怕被别人发现。

    这几天方安慈都在他们的卧室睡觉,隔壁的客卧就空闲下来,暂时被曲庭当作调教室。

    方安慈就这样被抱到阳台边的单人布艺沙发上,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曲庭攥着脚踝抬起来,用皮带将大腿和沙发把手固定在一起,两只手也被迫捆在一起,变成了一副仰躺在沙发上门户大开的样子。

    方安慈的睫毛轻颤,很紧张地问,“今天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怕,只是试试新买的玩具。”

    曲庭敷衍地亲了亲方安慈的脸颊,随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崭新的木盒,里面装着一块造型精致的香薰蜡烛。

    曲庭垂着眼点燃了蜡烛,蜡烛在不断跳跃的火光中缓慢燃烧,慢慢地融化成一汪流动的蜡油。

    他将蜡烛移至方安慈身前,诱哄道,“是低温蜡烛,不会烫伤你的,安安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人怎么能抵抗住天生畏惧火的本性,方安慈怯怯地盯着蜡烛,全身都控制不住地紧绷起来,纤长浓密的睫毛像个小扇子似的抖个不停,嘴里却乖顺地说,“哥哥,你要轻一点。”

    曲庭的手腕轻轻一垂,一滴蜡油就滴在了方安慈白皙平坦的小腹上,飞快地溅起一朵淡粉色的蜡花。

    “好烫!”

    小腹处忽然传来一阵灼烧的疼痛,方安慈惊得“唔”了一声,纤瘦的身躯不自觉地扭动,想要躲开这股烫意,可惜身体被皮带捆得严严实实根本不能动弹,他只能含着泪接受小腹上不断滴下来的蜡油。

    蜡油在小腹上凝成一小片淡粉色的固体,曲庭轻轻用手指碾碎蜡皮,蜡油覆盖下的皮肤已经变得微红,带着温热的触感。

    曲庭俯身亲了亲方安慈的小腹,谓叹道,“好漂亮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的方安慈停止了颤抖,他微微张开潮湿的双眼,勾起一个勉强的笑容,“只要主人喜欢就好。”